统计
  • 文章总数:1980 篇
  • 评论总数:2399 条
  • 分类总数:16 个
  • 最后更新:昨天 17:54

实习生被抓,揭开了土木工程的残酷一角

预计阅读需要 13 分钟
首页 社会,观点 正文

2023年12月30日,济南市历城区的“大明湖排水分区项目”施工作业过程中发生一起坍塌事故,造成三人死亡,实习生小王,因未能及时将重要停工指令传达到施工队伍,对事故的发生负有主要责任,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被建议由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责。

当然这里还是要进行一个澄清,那就是很多人说这哥们儿被判了42年,这已经超过了我们国家有期徒刑的最大上限25年了,实际上也不可能判这么多。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对直接责任人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特别严重后果处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

在这个冷漠的世界里,刑法对土木人留下了最后一丝温柔。

半个月的时间里,出事的基坑曾经被罚款、被检查,施工与设计方案严重不符,多次口头警告未整改。倒也不是说实习员工一点责任都没有,但显然,就算他这一次把停工指令送达,基坑施工也会继续糊弄下去,安全隐患早已经发现,屡次整改不到位,事发工地的监理总包分包三者之间的管理已经混乱到了基本等于没有的地步了。

更何况,这份停工通知到底是组织领导们29号晚上连夜讨论出来的,还是后补上的,有土木工程相关经验的朋友们只要想一想自己平时补办过多少手续,签过多少字,盖过多少章,也很难对其保持完全相信的态度。

这背后是违规转包带来的管理失序,野蛮施工所带来的事故隐患,技术员该抓,但实习生小王仅仅因为未传达一份说不说有用没用的通知,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整件事情只能说非常有土木行业的特色。

鸣潮的矿工吃没吃上减脂餐我不知道,但这位土木天师肯定是学习到了社会的险恶,快吃上少油少盐,不影响食欲的减脂餐了。

那这个新闻一下就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实习生和重大责任,这两个事情大家怎么想也联系不到一块去。其实对于我们这些读土木的人来说,这事儿并不新鲜,几年之前就已经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了。

2021年贵州省仁怀市,一个工程事故造成4人死亡。23岁的施工技术员冯某涉嫌重大责任事故,被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更早一点,还有2017年珠港澳大桥香港段被发现混凝土测试造假19名,职工被廉政公署拘捕,最年轻的技术员23岁。

我还记得这几个案子,是因为当时都是掀起了社会上许多的讨论,对于业内来说,实习生坐牢不是什么稀罕事。这几起案件看起来各自独立,但实际背后逻辑都是一样的,就是,造假成风的工程行业不仅承担着很高的工作强度,还背负着许多的安全风险,不出事儿,你好我好大家好,出了事以后被追究责任也是常态。

一定会有人说,这几个施工员如果坚守职责,做好自己的工作,就不会出事。实际上这是非常不了解工程行业的表现。

就像李唐对于朝鲜社会的形容:能活下来的全都是偷奸耍滑的坏人,至于那些从来不打破规则的好人早已经因为吃太饱离开这个世界了,个人根本没有逆转体系,坚守原则的能力。

珠港澳大桥这种重点工程也不是100%干净,都会有相关供应商敢偷工减料进行造假。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不规范是常态,规范施工反而不正常,如果眼里不揉沙子,在这个行业根本混不下去的。这是一种很惊人的逻辑,那就是遵守规则反而会被反向淘汰出去。

我知道每一个行业都有背后的不为人知的一些交易手段,但能明目张胆甚至露骨到土木工程这个地步的专业真的没有。任何一个正常行业都不会把去商k摸摸唱,去洗脚城2楼嫖娼,收受红包当成行业正常现象默认,可是在土木工程系,不但大家平时就是这么干的,这些而且还被认为很正常,你不嫖娼,不酗酒,不收好处费好像就和这个行业格格不入一样。做学生的时候就一直有人跟我说不会喝酒,以后怎么干土木,大家再看一看大猛子平时大家都在聊什么内容,对这个行业的就业环境也能略知一二了。

更要命的是,领导也是这么爬上去的,自上而下清洗行业风气基本不可能,那么最后就只能大家用脚投票选择提桶跑路。

再说说工作强度,就拿济南出事这个项目来举例,12月29号晚上领导们发出了停工通知,30号上午基坑坍塌,我们就暂且认为这个文件真的是29号就发出来的,实习生不是背锅。起码也暴露出一个事实,那就是12月30号这一天,现场施工还在进行,而就在这一天,是法定的元旦假期第一天。

抢晴天抓阴天牛毛细雨当好天,月亮底下当白天,晴天一天顶两天。小雨大干,大雨硬干,没雨玩命干干干。就这些大家耳熟能详的顺口溜,都是土木工程早已经验证过了,究其原因是因为工程作为重资产行业,设备要钱,场地要钱,资金成本也要钱,人工成本并不是唯一要考虑的因素。在这种情况下,压缩工期,尽最大可能延长操作工人的劳动时间,能省下一大笔成本,自然也成为了最简单的节约成本的方式。

绝大多数土木工程一线的施工人员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农民工老哥,这种劳务关系缺乏最基本的法律保障,他们是没有节假日的概念的,干一天算一天的钱,往往就是年底过年才能休息一段时间。一线施工不间断,技术员和施工单位就不可能有休息日。

这就造成了这起事故的核心矛盾,那就是实习生到底有没有权利在国家法定节假日进行休息?用人单位延长职工的劳动时间到底有没有按照劳动法相关规定和工会以及劳动者进行协商,我再问尖锐一点,施工单位的公会在哪里?这些问题全都隐身了,最后只凝结成一个答案,那就是实习生未按工作职责传达停工指令。

这就叫压榨绝对剩余价值,是十八十九世纪已经被淘汰的压榨工人的手段。求求你们了,哪怕搞点20世纪资本主义的福利政策都行。

工程速度快,经济成本低和施工人员工作体验是不可能三角,最多只能得到其中的两者。基建狂魔是有代价的,美国大基建时期的铁路就是靠华工死在枕木底下铺就的,后面再想找这么廉价的工人就不好找了。今天的美国铁路工会依旧是非常强势的部门,代价就是铁路基础设施不再更新,美国铁路就混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也就是说,如果从业人员的生活质量得到了保证,那么很有可能前两项都保不住,工程进度会减慢,工程造价会升高。快速和廉价的基建的成本是由每一个大国工匠,由一线施工的建筑工人和施工技术员所共同承担的,我们正在一次又一次看到代价。

生产实习是每个土木工程学生的必经之路,学校教的和工地干的需要衔接,作为有重大安全风险的行业,需要有人来告诉学生什么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情况该承担什么责任,整个过程中实习生是作为学习者,而不是一个真正具有资格的正式员工来进行工作的。

如果实习生也要承担正式员工对应的责任,那你猜猜这为什么叫实习?我应该庆幸自己当年土木工程实习,没签过什么字,后来也没出过什么情况。

高考刚刚结束,在行业普遍违规,不出大事万事大吉的大背景下,不用我说,学生们也已经开始躲避土木工程,投档线连年下滑。其实只要看看网上活跃的这几个土木工程专业的博主就能知道了,马前卒提前跑路,章北海转学新闻,猛子降薪3800,洪工苏工相继离职,土木工程会迎来自己的均值回归。

大基建时代正在落幕,我们正在见证它的尾声。


UP主创作不易,点个赞评论支持一下吧~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作者信息

为您推荐

    正在为您加载...

热门文章

最多点赞